<em id="lhffd"></em><address id="lhffd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lhffd">
    <address id="lhffd"><nobr id="lhffd"><progress id="lhffd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會員登陸

      德國兩位總理因反俄立場不堅定被批判的體無完膚。

      2022
      05/20
      06:17
      來源
      管理員

      德國現在兩面不是人,進不得退不得,背后好幾把刀子扎著他往前走。

      前總理默克爾下臺前早就預感到這種狀況,所以默克爾極力避免這一嚴重危害德國安全的事發生。


      于是默克爾下臺前去了美國,去了俄羅斯,去了烏克蘭,還去了波蘭,很少有一個領袖,下臺前還這么盡心盡力的為未來感到憂心忡忡。


      不幸的是,默克爾極力想避免的事,還是以糟糕的狀況發生了。

      她沒勸住烏克蘭(別加入北約)。

      沒拉住俄羅斯(別發動戰爭)。

      更沒說服美國(別煽風點火)。


      這是默克爾能力不足嗎?


      不是能力不足,而是實力不足,即便你能看清,也無力改變。


      3月俄烏剛開戰時,德國的通貨膨脹已經是7.8%,創下40年新高,4月、5月的數據只會更壞。


      德國明鏡坦言:柏林墻倒塌后,艱難的日子即將到來。


      一個要徹底與俄羅斯切割的德國,即將到來。


      而比通貨膨脹更可怕的是,德國現在的領袖“奧拉夫·朔爾茨”,綽號“機器人”,他對現在這種困難局面毫無主見,完全束手無策。


      機器人,冷靜的按部就班,照章辦事,如果天下太平,他能把治理的又平穩又好。


      可一旦遭遇突發事件,尤其是重大突發事件,“機器人”就會不知所措,言不達意。無法制定有效的應對手段。


      只能被別人,推著走,扎著走。


      朔爾茨近的講話常常是自相矛盾的:


      他在接受明鏡周刊訪問時,懺悔了德國過去的對俄政策,同時為自己不給烏克蘭提供軍援,辯護。

      這記者的提問,句句帶火,抓著德國總理不斷攻擊,不斷攻擊。


      朔爾茨應付起來很吃力,只會不斷的重復一句話,德國援助了,可德國倉庫沒那么多貨。


      這樣的回答,無法讓德國人民滿意,無法讓美國官員滿意,也無法讓北約盟友滿意。


      記者繼續發問:總理先生,到底是什么在阻止你向烏克蘭運送坦克等重武器呢?


      朔爾茨:你要知道,德國的首要任務,是避免戰事升級,避免北約被卷入戰爭,這就是為什么我不會光看民意調查,或者人民憤怒的咆哮,就去做決定的原因。


      記者:你的意思是人民愚蠢,光聽民意會造成壞的結果。


      朔爾茨:人民并不愚蠢,但我要全盤考慮,當然包括戰爭升級,甚至發展成核戰爭的可能。


      記者:所以你擔心提供重武器,會讓戰爭升級成核戰。


      朔爾茨:我有這方面的擔憂,我必須為德國人的生命負責。


      記者:那在你和普京過去的交流中,你覺得他會使用核武器嗎?


      朔爾茨:俄羅斯現在正面臨巨大失敗,無論是經濟上的還是軍事上的,即便有不少假媒體在宣傳俄羅斯多偉大多勝利,但事實是,俄羅斯正面臨巨大失敗,普京正面臨著政權生死存亡的巨大壓力,你不能排除他做出任何事。


      記者:那你直接和德國人說,不給烏克蘭送坦克,是害怕爆發核戰爭不就行了,你為什么不這么說呢?



      他在軍援決定上,先給烏克蘭頭盔,被罵后給了,又被罵,近上升到給烏克蘭獵豹防空坦克。


      他在制裁決定上,先說德國不能和俄羅斯完全切割,被罵后說需要五到十年切割,又被罵,近說一兩年內就和俄羅斯切割干凈。


      這已經完全不是一國領袖了,而是一個被民意綁架著,被背后藏鏡人拿刺刀扎著,不斷自相矛盾,改換口吻的“傀儡”。


      而除了德國現總理被全民批斗外,德國另一位前總理也被抓出來批斗,她不斷被罵上熱搜,熱度比朔爾茨更甚。


      他就是德國的前前總理,格哈德·施羅德。

      新聞標題為:《成為普京小弟的德國前總理》。


      施羅德是默克爾前任,當了八年德國總理。


      2005年12月9號,施羅德卸任德國總理17天后,他的手機響了,對面是他的老朋友,弗拉基米爾.普京。

      普京友善的問施羅德,你為什么不接受Nord Stream股東委員會的提議?


      Nord Stream,是北溪一號天然氣管道建設,負責重大的德國和俄羅斯的天然氣管道項目。


      德國總理一卸任,就被邀請去當俄羅斯控股的天然氣管道公司監事會的主席。


      這就相當于中國高官退休了,馬上去美國能源公司當高管。


      這里面的政商利益交換,不言而喻。


      普京問施羅德,“你怎么不接受公司給你的主席職位啊,你是在害怕我嗎?”


      施羅德大笑,普京是他的晚輩,也是他的好友,經不住普京的一直勸說(更多的是金錢),施羅德同意去當俄羅斯天然氣管道公司的監事會主席了。


      2022年,給普京打了17年工,賺的盆滿缽滿的施羅德,坐在漢諾威市中心寬敞明亮的別墅里接受了采訪.


      記者:普京現在大舉入侵烏克蘭,你覺得你該為自己過去的政策道歉嗎?


      施羅德:我沒有錯,俄烏戰爭,和我沒關系。


      記者:那你打算辭去俄羅斯公司的高管職位嗎?德國上下很多人希望你這樣做。


      施羅德:我不會辭職,我現在辭職,等于讓德國失去一個能和普京談判的人,普京現在不信任其他人,但我和普京有多年的密切聯系,我也一直在努力調解俄烏沖突。


      記者:我這有一份數據你聽聽,在俄烏開戰前,德國對俄羅斯的天然氣依賴飆升到55%,德國每天給俄羅斯2.2億美元買天然氣。


      施羅德:這是市場行為,天然氣價格是市場決定的,德國也確實需要俄國天然氣。


      記者:但是德國二十多年來的政策是你們官員制定的,德國越來越依賴俄羅斯能源,這條政策之路是你們制定的,不是嗎?所以你沒有責任嗎?德國不該這么依賴俄羅斯,但政策制定者卻讓我們越來越依賴。


      施羅德:20年來制定能源政策的是我們,而不單單是我,你出去看看,過去20年,大家都支持這政策,德國要進行零碳革命,俄羅斯天然氣價格低,成本低,是個正常人都會選擇去買,我不認為我做錯了什么,可是一夜之間,我們都像成了罪人似的。


      記者:你對俄軍在布查的屠殺怎么看?


      施羅德:這場暴行必須被徹底調查,但我認為下命令的不會是普京,而是他下面的人自己決定的。


      記者:你認為普京是侵略嗎?你譴責普京嗎?


      施羅德:這是場錯誤的戰爭,我一直這么說,他就不該發生,現在譴責沒有意義,我們要做的是盡快恢復和平。


      640 (3).jpg


      現在,全德國都在逼前總理施羅德譴責普京,施羅德政治辦公室的全體人員,集體辭職,因為他不肯譴責普京。


      施羅德老家漢諾威政府,奪回了施羅德榮譽公民身份,因為他不肯譴責普京。


      連施羅德從6歲起就熱愛的多特蒙德足球俱樂部,也要求他譴責普京,他不肯,于是足球俱樂部把他踢出了俱樂部會員。


      德國上到高官,下到百姓,都要求前總理施羅德譴責普京,把他罵成了賣國賊德奸,普京忠誠的走狗小弟。


      可施羅德還是咬緊牙關不松口,媒體報道,施羅德在俄國能源公司當高管,一年光年薪就60萬美元,這還是能查到的賬面上的收入


      60萬美元年薪,而施羅德退休后的退休工資,是一個月9000美元。


      傳記記載,普京是東德特工,德語流利,而且普京和施羅德從小都是苦孩子,家境貧寒,兩人頗有一見如故的感覺。

      一次普京邀請施羅德到別墅來蒸桑拿,邊蒸邊喝酒,可蒸到一半,桑拿房外面著火了,普京趕緊要把施羅德推出去,可施羅德卻拽住普京,要他先干了這杯再跑。


      施羅德說:“我和普京有一種可以相互依賴的親密感,外界所有人都在猜普京是什么樣的人,我告訴你們,你們都只猜對了一半。”


      “現在德國更需要我這樣熟悉和了解,并且讓普京信任的人,來為未來的談判做準備。”


      新聞報道后說:施羅德至今娶了5個老婆,結了五次婚,在歐洲有五環總理的綽號。


      現在的老婆,是個韓國人。


      2011年,擔任俄羅斯天然氣公司高管的施羅德(左),陪著普京來視察德國的天然氣工廠。


      北溪1號成功運輸后,施羅德開始在德國國內游說建造北溪2號。


      北溪2號,是一條重要導火索,一旦北溪2號建成,等于是俄國送給西歐的天然氣,完全不會經過烏克蘭和波蘭等中歐。


      這會讓烏克蘭蒙受巨大經濟損失,這條2號管道,也讓烏克蘭加大投入美國的懷抱,更上了美國的套,要不斷加入北約。


      終導致俄烏戰爭爆發。


      而施羅德就是北溪2號背后的重要推手。


      另外,這二十多年來,德國和俄羅斯的天然氣利益相互捆綁,底下牽扯的金錢糾葛十分復雜。


      德國媒體報道說:“施羅德,只是冰山上露出的一個角”。


      暗示大量德國官員與俄羅斯有直接的利益關系。


      640 (2).jpg


      2015年,施羅德游說成功,默克爾批準了北溪2號的建設,同一年施羅德再次游說,要俄國天然氣公司,購買德國境內的天然氣儲存設施。


      這項游說不得不說是包藏禍心,等于說德國不光天然氣靠著俄羅斯,連德國的天然氣儲存槽,也是俄羅斯在管。


      這個儲存槽要儲存多少氣,俄羅斯說了算。


      在2021-2022年初,德國境內天然氣儲氣群的儲氣量,一直處于歷史低位。


      俄羅斯就故意不讓這些儲氣槽儲滿氣,為的就是在戰爭爆發后,讓德國更缺氣,更能要挾德國。


      記者問:俄羅斯現在把能源作為武器來對付德國,你對此怎么看?


      施羅德:我認為,俄羅斯人在賣石油和天然氣方面,一直很可靠,我相信和俄羅斯的能源交易,我沒理由不相信,因為他一直是有效的。


      施羅德繼續說:你要清楚,德國和俄羅斯是雙重依賴,他們需要我們的錢來支撐經濟,我們需要他們的能源來發展經濟,我們是相互需要,不是單方面的。


      施羅德:我問你俄羅斯不賣能源給我們他有什么好處?他自己也受傷,有好處的是其他,懂嗎?


      (這里施羅德暗示,美國才是受益方,德國未來大量的能源訂單,都會高價問美國買。)


      圖片


      現任總理朔爾茨,前前任總理施羅德,都已經被德國人和網民批判的體無完膚。


      朔爾茨的呆板軟弱,施羅德的常年親普京,都被視為是縱容俄羅斯發動侵略的罪魁禍首。


      那么,什么時候輪到默克爾呢?


      如果要檢視和批斗過去20年的對俄政策,那默克爾當了十六年德國總理,她不是該負起責任嗎?


      施羅德固然是俄羅斯天然氣公司的說客,拿著高額薪水,可終批準這些項目的不是默克爾政府嗎?


      那默克爾什么時候也拉出來批斗批斗呢?


      640 (1).jpg


      政治正確的荒唐之處在于,罔顧事實。


      友善俄國,和俄國長期保持穩定的友好關系,顯然是德國利益化的方式。


      但是德國和俄國關系越好,勢必會讓美國和歐洲漸行漸遠


      這幾年,馬克龍要搞歐洲軍,要搞大歐洲,已經讓美國如坐針氈。


      德國和俄國又越走越近,相互依存度越來越高。


      歐洲兩強“德法”,都有意“擺脫”美國,重塑歐洲格局,而美國必定不會讓這一切發生。


      美國要的,是歐洲長期需要美國,歐洲要長期乖乖聽話。


      美國為了達到這目的,就必須讓俄羅斯成為全歐洲的公敵。


      就像現在這樣,俄羅斯和歐洲的關系徹底決裂。


      也難怪拜登,從來不會參加任何俄烏的停戰調停。


      美國只負責點火,不負責滅火。


      現在批完了兩個德國總理,我們就看看默克爾什么時候被拉出來批斗吧




      小草在线观看在线播放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