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lhffd"></em><address id="lhffd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lhffd">
    <address id="lhffd"><nobr id="lhffd"><progress id="lhffd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會員登陸

      馬斯克高價收購推特 右翼即將重新席卷美國

      2022
      05/20
      05:58
      來源
      管理員

      馬斯克440億美元高價收購推特。


      馬斯克為什么要收購推特?為了賺錢嗎?


      首先可以排除這一點,單論賺錢能力的話,推特是一家爛的不行的公司。


      中國同類的微博,都比推特能賺錢的多。


      微信圖片_20220511152038.png

      這是推特上市幾年來的報酬率(藍色),紅色是同期標普500指數。


      推特的報酬率,常年低于標普500,只在2017年后迎來一波小反彈。


      這波反彈的原因沒別的,就是特朗普當選了,特朗普為推特帶去了巨大流量和話題。


      可以說推特應該特聘特朗普為“優秀推廣大使”,是特朗普救了推特。


      可推特非但沒發獎狀給老特,反而一轉手,2021年,直接把特朗普封殺了。

      推特的獲利能力從2017年特朗普上臺后,稅后收益才次轉正,但也很低。


      所以馬斯克買推特,光從賬面上來看,一定是虧本買賣,440億美元啊,等于2900億人民幣。


      那馬斯克為什么要買推特?


      不是說商人從不做虧本買賣嗎?

      微信圖片_20220511152123.jpg

      從根本上來講,馬斯克買推特,不是為了賺錢,而是為了守住現在和未來,他賺的錢.


      用大白話講吧,馬斯克覺得,未來會有人來搶劫他的財富,所以今天,他必須通過買推特,來給自己賺的錢買個,筑起一道城墻。


      那么誰會來搶劫馬斯克的財富?


      那不用多說,美國的那些白左們,美國的那些社會主義者們。


      美國的左派思潮在特朗普崛起前,可謂是橫行霸道,政治正確成了誰都不敢去碰的高壓線,上到政府高官,下到平民百姓,誰碰誰死。


      左派主張公平社會,主張加稅,主張高額富人稅,主張拆分巨無霸公司,主張“劫富濟貧”。

      這是一個可怕的風潮,尤其是2021年特朗普被推特全面封殺后,馬斯克看到了白左勢力的“橫行霸道”。


      尤其是當今社群網絡時代,網絡輿論對于政治的影響是決定性的,甚至是殺傷性的。


      現在世界各國只要搞政治運動,發源地一定是網絡,一定是網絡社群媒體。


      再講清楚點:誰能掌握網絡媒體,誰就能帶起政治運動的風向。


      我們可以想象一個場景,白左開始攻擊馬斯克,開始要加高額富人稅,甚至要拆分首富馬斯克的龐大公司。


      可此時,在推特上,大批右翼美國人,支持馬斯克,反對高額富人稅,反對拆分馬斯克公司。


      并且很快,這一大波右翼群體的反抗,就從網上發展成了美國各大城市的游行抗議。


      這時候,右翼群體,就會變相為馬斯克的財富,“保駕護航”,馬斯克大出血的概率就會大幅降低。


      所以馬斯克必須給右翼美國人,搞一片大池塘來讓他們有地方活動,有地方成長。


      只有這樣,到了關鍵時刻,才會有大批右翼來給馬斯克撐腰,來守住他的財富。


      可眼下美國的網絡媒體生態,并沒有一片能讓右翼“好好成長”的池塘。

      而IG是照片類媒體,主要分享生活美好,即便有人用IG做政治風向宣傳,也不普遍。


      YOUTUBE,則是長視頻媒體,無法構建當下政治活動需要的“短平快”特點。


      政治運動,講究一股腦往前沖,講究及時和實時溝通,YOUTUBE,顯然不具備這類串聯功能。


      至于抖音,就更別提了,張一鳴完全不想與政治有任何牽扯。

      不管是國內抖音,還是國外TikTok,張一鳴的宗旨就是,政治我絕對不碰,所以你想在抖音上傳播任何政治理念,都會非常困難。


      之前美國選舉,抖音是全美一個,不接受政客選舉廣告的媒體,就是你給再多錢,我抖音也不給任何政客打廣告。


      抖音誰都不得罪,只想安安靜靜的賺錢。


      所以雖然抖音是這兩年美國火的,用戶增長快,活躍數多,使用時長長的社群媒體,但它完全不含政治屬性。


      相比之下,抖音在國內倒是含著一定“政治任務”,主要是幫各大主流媒體,主動推送時政新聞,做正面宣傳之類的。


      抖音在美國,可不會用自己的資源,幫美國政府推新聞。

      綜上所述,如果馬斯克想要尋找一個能讓他養魚的大池塘,那推特就是選擇。


      這里“養的魚”,指的當然是美國那群“正氣凌然”的右翼傾向人民。


      即便那個魚塘,要花費440億美元(2900億人民幣),但對于馬斯克來說,也是一筆很值得的投資。


      在特朗普攪亂美國政壇的那四年,推特就已經展現出了極好的政治影響力。


      右翼分子,先在推特上宣傳和叫囂,等掀起輿論后,再約定線下游行抗議。

      當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的左翼運動,在美國搞出各種暴亂和零元購后,特朗普一聲令下,國民警衛隊進城鎮壓。


      全美左翼媒體,集體痛批特朗普是暴君,唯有在推特上,右翼分子們團結起來,一片叫好。

      當“美國大選”落幕,特朗普敗選,隨后指控拜登大選,再來煽動美國人去圍攻國會,造成美國歷史上都罕見的“圍攻國會山事件”。


      背后這群人的主要集結地,和煽動場所,就是推特。


      特推,是右翼可以集中的大本營,并且言論是有“漣漪效應”的:


      就是當右翼在推特上發言越來越多,越來越頻繁時,就會吸引原本中立的人,接納他們的觀點,從而逐漸變成右翼。


      可如果網絡上只有一種強勢聲音,而另一方的弱勢聲音被不斷打壓,那么原本中立的人,就會越來越多的受到強勢聲音影響,從而成為強勢方的支持者。


      自從特朗普被推特封殺后,右翼在推特上的發聲大幅減少,左翼再次成為強勢聲音.


      當右翼發聲越來越少時,中立人民就更不可能受影響,成為一個小右翼了。

      馬斯克說,我高價收購推特的目標,是實現完全的“言論自由”。


      他沒有說謊,但沒有說后半句。


      完整的一句話應該是:我收購推特,是為了完全的言論自由,同時也為了我自己的財富安全。


      一個人為了自己的財富安全,盡力去維護,無可厚非。


      推特現在不完全的言論自由,是現在媒體生態的寫照。


      左翼可以暢所欲言,右翼則頻頻受到打壓。


      我說同性戀真美好,受到贊揚。


      你說同性戀真惡心,受到謾罵。


      我說黑人和白人一樣,都有天才,受到贊揚。


      你說黑人就是比其他人種笨,你被人肉,公司直接開除你。


      所以言論自由是什么?


      一個人難道不能表達對一項事務的好惡嗎?


      如果只允許好的聲音發出,而不斷打壓討厭和反對的聲音,這當然不是言論自由。


      而馬斯克拿下推特這個大魚糖,開始養他的“右翼魚群”,我個人判斷,馬斯克未來會對推特做兩件重大改革。


      1,放寬審查。


      2,顛覆算法。


      放寬審查,這不用說,推特現在對于右翼的言論查的非常嚴,尤其是匿名者Q所掀起的一股風波后。


      特推能任由大量黃色不良信息存在,卻對右翼信息,尤其是很多支持特朗普的信息,極力打壓。


      另外還有美國各色的右翼團體,甚至是極端右翼團體,這些“魚們”也會在推特上自由“遨游長大”,并且通過推特這個大魚糖,不斷吸引中立魚苗,成為他們的“伙伴”。

      另外,馬斯克將“顛覆算法”。


      社群網絡一大“殺人利器”,算法。


      所謂“算法”,就是根據你的習慣,投其所好,決定你會看到什么推薦內容,會看到什么樣的推薦廣告。


      以達到讓你喜歡這個軟件,不斷花時間在上面的目的。


      但是,算法推薦有一個很大問題,就是“信息繭房”


      你看到的東西,永遠是同質性很高的,被算法判斷為你喜歡的東西。


      于是一群群興趣相同的人,就更容易聚集在一起,他們看同樣的東西,堅持同樣的觀點,做出類似的決定。


      算法,在無形中阻斷了信息的交流,更阻斷了言論的“自由流通”。


      而“顛覆算法”的意思就是,你會看到更多的不一樣的內容。


      比如你是一個中立者,你不左也不右,但在過去因為右翼聲音被算法打壓,你更多看到的是左翼聲音,久而久之,你也會成為左翼支持者。


      但是當算法顛覆后,你會公平看到兩種聲音的推薦,由你自我判斷,到底我信左,還是信右。


      馬斯克也相信,一旦算法顛覆后,中立者,會更容易偏向右翼。


      后來聽聽馬斯克在溫哥華的TED上的講話,這段話,很可能對美國未來的政治生態,帶來更混亂的改變。

      主持人問,我希望某某政治人物從世界上消失(我們假定這個政治人物是拜登)。


      主持人問:我在推特上發文:希望拜登從世界上消失,然后放一張拜登被狙擊槍瞄準的照片,跟著再放上拜登家的地址。


      主持人問馬斯克,這樣一則推文,應該在推特上刪除嗎?


      (過去這類推文,一定會刪除,而且不光會刪除,還會順帶把你賬號給封了.)


      可馬斯克面對這個明顯帶有煽動暴力的推文的回答是:

      微信圖片_20220511152401.png

      馬斯克說的很明白,這類推文不會被刪除,有爭議的言論,就讓它存在吧,他更不會封了這些賬號.


      如果馬斯克真照說的這么做,那未來推特會成為一個左右派相互攻擊的主要戰場。


      并且從2017年右翼在推特上風起云涌的“戰果”來看,推特終會成為右翼的主要媒體根據地。


      就像我說的,馬斯克買下推特這個大池塘,開始養殖他的“右翼魚群”。


      并且這也注定了美國內部那深層的矛盾,那過去總是遮遮掩掩不想碰,不敢碰的矛盾,這層窗戶紙會被徹底撕破。


      今年馬斯克收購推特,明年試運行新規則和顛覆算法,后年2024年,美國大選,右翼又會重新席卷美國。


      美國,將會更加精彩。



      小草在线观看在线播放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